快读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快读小说 > 重返年少恋爱居然发生了 > 第7章 装信的盒子

第7章 装信的盒子

他们恋爱两年半,结婚三载,穆顾对她很好也很用心,他们所有的纪念日他都了然于心,会精心挑选礼物送她惊喜,他喜辣她喜甜,他却愿意迁就她陪她尝试各种甜品,每次出去吃饭他都会少点辣菜,只要她给他发消息,他立刻就回,周一至周五的清晨,他会风雨无阻的给她准备早餐,晚上她工作累了会有一杯热牛奶端到她面前,她半夜如果口渴了,伸手就能够到放在床头的凉白开。如果这都不算爱?那什么才算是呢?如果不是真心爱一个人,有谁会做到如斯地步?以前南慕莲就是这么劝服自己的,毕竟谁还没个过去呢?又何必揪着以前不放,累人累己,那些埋在心底的疑问时间长了也就淡了,她不是会跟自己过不去的人。她以为自己早就不在意了,可南悦竹今天的话让她的坚强伪装瞬间支离破碎,过去的那个她显得十分可笑,好像她一直都带着面具生活,他某些方面的刻意冷淡,她又怎么会不在意?穆顾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,他是在他姥姥身边长大的,遥记得她与穆顾刚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时,他带她去见他姥姥,那个久病在床的慈祥老人亲热的拉着她的手,一个劲的夸她长得好有福相!姥姥那天的精气神十足,说话也比平时要多,穆顾母亲在一旁笑着打趣说这都是托了她的福气,穆顾的姥姥很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了,孙子身边终于有了个知冷知热的人,她的病瞬间好了一大半!后来南慕莲被留下来一起吃饭,姥姥不停的给她夹菜,说她胃口好,脸上自带笑,一看就是个多福多寿之人!当时她被夸得脸颊红透了,拿眼去偷瞧穆顾,见他只是沉默的低着头吃饭,不声也不响,当时她疑惑了一瞬,现在有了南悦竹的那句‘要不是他初恋死了,能轮得到你?’所以她被说‘多福多寿’让穆顾想起了伤心往事,所以才会缄默。还有去年婆婆要搬家,她去帮忙收拾,却在穆顾学生时代用的那张桌子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生锈的铁盒子,打开盒盖发现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摞信封,她好奇不已心砰砰直跳的打开了其中一封,信件有些陈旧,但优美的花纹装饰还在,还有那晕染不开的秀美字迹,想来能被他如此珍视这么多年也不丢弃的东西,一定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写给他的,果不其然落款是‘梨梨’,苏梨,高中时代公认的校花。她压下心中的不舒服,笑着拍了一下穆顾的肩,似嗔似怪道:“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?把前任的东西全部扔掉,不留一丝痕迹,你看我都做到了,你怎么还留着前女友写给你的情书啊?”他当时的表情有点怪异,怔了怔解释说他早已不记得还有这个东西。她假装大度的摇头叹息,然后去收拾别的,等她再度回来时,发现他连地都没挪,就坐在椅子上,手里捧着那个铁盒子,目光悬于半空中,不知道在想什么…… 他们恋爱两年半,结婚三载,穆顾对她很好也很用心,他们所有的纪念日他都了然于心,会精心挑选礼物送她惊喜,他喜辣她喜甜,他却愿意迁就她陪她尝试各种甜品,每次出去吃饭他都会少点辣菜,只要她给他发消息,他立刻就回,周一至周五的清晨,他会风雨无阻的给她准备早餐,晚上她工作累了会有一杯热牛奶端到她面前,她半夜如果口渴了,伸手就能够到放在床头的凉白开。如果这都不算爱?那什么才算是呢?如果不是真心爱一个人,有谁会做到如斯地步?以前南慕莲就是这么劝服自己的,毕竟谁还没个过去呢?又何必揪着以前不放,累人累己,那些埋在心底的疑问时间长了也就淡了,她不是会跟自己过不去的人。她以为自己早就不在意了,可南悦竹今天的话让她的坚强伪装瞬间支离破碎,过去的那个她显得十分可笑,好像她一直都带着面具生活,他某些方面的刻意冷淡,她又怎么会不在意?穆顾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,他是在他姥姥身边长大的,遥记得她与穆顾刚确定男女朋友关系时,他带她去见他姥姥,那个久病在床的慈祥老人亲热的拉着她的手,一个劲的夸她长得好有福相!姥姥那天的精气神十足,说话也比平时要多,穆顾母亲在一旁笑着打趣说这都是托了她的福气,穆顾的姥姥很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了,孙子身边终于有了个知冷知热的人,她的病瞬间好了一大半!后来南慕莲被留下来一起吃饭,姥姥不停的给她夹菜,说她胃口好,脸上自带笑,一看就是个多福多寿之人!当时她被夸得脸颊红透了,拿眼去偷瞧穆顾,见他只是沉默的低着头吃饭,不声也不响,当时她疑惑了一瞬,现在有了南悦竹的那句‘要不是他初恋死了,能轮得到你?’所以她被说‘多福多寿’让穆顾想起了伤心往事,所以才会缄默。还有去年婆婆要搬家,她去帮忙收拾,却在穆顾学生时代用的那张桌子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生锈的铁盒子,打开盒盖发现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摞信封,她好奇不已心砰砰直跳的打开了其中一封,信件有些陈旧,但优美的花纹装饰还在,还有那晕染不开的秀美字迹,想来能被他如此珍视这么多年也不丢弃的东西,一定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写给他的,果不其然落款是‘梨梨’,苏梨,高中时代公认的校花。她压下心中的不舒服,笑着拍了一下穆顾的肩,似嗔似怪道:“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?把前任的东西全部扔掉,不留一丝痕迹,你看我都做到了,你怎么还留着前女友写给你的情书啊?”他当时的表情有点怪异,怔了怔解释说他早已不记得还有这个东西。她假装大度的摇头叹息,然后去收拾别的,等她再度回来时,发现他连地都没挪,就坐在椅子上,手里捧着那个铁盒子,目光悬于半空中,不知道在想什么……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